百世,亚风 拼多多电子快递大降价  


首页 > 空包单号 > 淘宝空包网:读史观潮思变局

空包单号

淘宝空包网:读史观潮思变局

更新时间:2019/4/28 / 阅读次数:162

淘宝空包网_具体分析看我下面的解析。

作者:詹得雄(华语智库高级研究员、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 )


新年前后在新加坡小住,公寓高处远眺,依稀可见海轮缓缓驶过马六甲海峡。近代以来,此地举世瞩目,有东西方交通要冲、东西方文化汇点之称。窗前凝望,想到近来不少欧美人士惊叹西方遇到“百年未遇之大变局”,不禁触景生情。海风阵阵,颇有历史风雨隐隐来袭之感。

西风东渐



中学时就见过“西风东渐”这个词,很好奇。西风是怎么吹来的呢?哥伦布1492年发现新大陆之前,葡萄牙人1486年发现了好望角。再过12年,即1498年,葡人达·伽马登陆印度西海岸,并在1510年占领了果阿。次年,他们又把亚洲西南端的马六甲变为殖民地,就在我站的这个地方往北不到200公里处。

西方人为香料、丝绸、瓷器而来,却来者不善。那时的商船,半是商人半是海盗,再加几个传教士,追逐的是一本万利。马六甲我也到过,现在还可以看见当年葡人统治的遗迹,例如教堂和炮台。要说,那里离明朝皇帝还有万里之遥呢,却像一股怪风一样掀动了朝廷。

《明史·满剌加传》记载,明成祖于永乐元年(1403)遣使到满剌加(马六甲)宣示威德,也就是承认它的藩属地位。但1511年葡人占领马六甲,当地王遣使上告朝廷,明世宗仅“敕责佛朗机(当时对模模糊糊的欧人的统称),令还其故土,谕暹罗诸国王以救灾恤邻之义,迄无应者,满剌加竟为所灭。”当时中国皇帝自视正统,周围是“化外之地”,均属蛮夷。他们对世界上正在发生的大变局懵然不知,哪里想得到资本主义文明和野蛮的大潮流正汹涌而来?

近代史大家都比较熟悉,不必赘述。过了300多年,到清同治13年(1874),李鸿章写了这么一段话:以前中国守住西北便安,“今则东南海疆万余里,各国通商传教,来往自如,麇集京师及各省腹地,阳托和好之名,阴怀吞噬之计;一国生事,诸国构煽,实为数千年未有之变局。”

李鸿章发此浩叹,离鸦片战争已30多年了,中国人该惊醒了!面对亡国灭种的危险,多少志士仁人奔走呼号,泣血奋笔,甚至蹈海明志!从此中国走上了救国图存的艰难征程。从维新到变法,从洋务运动到建立共和,中国人民为应对这股世界潮流,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啊!

钱塘观潮




身在新加坡,自然会想到华人华侨。孙中山1900年到1906年曾6次到新加坡,为辛亥革命筹款,华侨的爱国热忱令他十分感动,曾慨言:“华侨是革命之母”。1911年辛亥革命后,中国名义上实现共和了,但袁世凯称帝、军阀混战,使不少期盼共和的人失望,有的甚至悲观殉身。1916年,也就是袁世凯称帝失败后不久,孙中山在观了钱塘江大潮后写了:“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十六个字,他心里想的是什么呢?

有些大腕有意要把“潮流”一词偷换成“西方议会**制度”,错了。孙中山在辛亥革命前游历西方,目睹了资本主义的文明和野蛮,想到应走自己的道路。他在《民报发刊词》中写道:

“夫欧美社会之祸,伏之数十年,及今而发现之,又不能使之遽去。吾国治民生主义者,发达最先,睹其祸害于未萌,试可举**革命、社会革命,毕其功于一役,还视欧美,彼且瞠乎后也。”

孙中山不愧是革命的先行者,他看到了、亲历了资本主义的大潮,同时,他还看到了一股新的潮流,那就是批判、否定资本主义的社会主义大潮,虽然还处于“风起于青蘋之末”的阶段,但它一定会发展壮大起来。可惜孙中山看到了、想到了,但他还做不到,1925年他就逝世了。真正沿着他看到的方向勇敢前进的是中国***。1921年中共成立,中国从此走上了真正复兴的道路。今天西方视当年的“东亚病夫”为“主要战略竞争对手”,世道真的又大变了。

河东河西



自从1949年10月1日中国人民站起来,西方一直以敌对、鄙夷的眼光看待中国。有时表现友好也主要为了利用。中国人民在中国***的领导下创造了人类历史的奇迹,同时也经历了十分坎坷、曲折的道路。尤其在发生重大失误的时候,西方都兴高采烈地宣扬中国人民走错了路,只有按照西方设计的模式,中国才会兴旺。而中国国内也总有一些人自觉不自觉地呼应西方的召唤,幻想改旗易帜,全盘西化。

1989年是个重要的年份。那时东欧剧变,苏联已濒临瓦解,西方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就在这一年,哈佛大学教授弗朗西斯·福山提出了“历史终结论”,最早发表在1989年的《国家利益》上,1992年又扩展成一本书发表。按他的观点,如日中天的资本主义制度和意识形态已赢定天下,今后的历史无非就是把它们在全世界传播而已,再也没什么新鲜的东西了,所以历史终结了。当时的西方,经济上推行新自由主义,**上推行新保守主义。

记得当时读这些新保守主义代表人物的文章时,强烈地感觉到他们的傲慢,亢奋的政论近乎野蛮,仿佛整个地球都是可以由他们随便拿捏的橡皮泥,自说自话地在盘算先拿下哪里,再围堵哪里,最后一定要让中国改变颜色等等。当时美国好几位**都说过:“我们有最好的军队,为什么不用?”这些言行给世界笼上了不祥的阴云,也确实带来了灾难。

福山是一位**学教授。偏偏也在1989年,北京大学一位专攻语言学与比较文化的教授季羡林先生鲜明地提出了“河东河西”论。他写道:“仅就目前来看,统治世界的是西方文化。但是从历史上来看,二者的关系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1990年他又写道:“我不敢说,到了21世纪,中国文化或包括中国文化在内的东方文化,就一定能战胜西方文化。但是西方文化并不能万岁,现在已见端倪。两次世界大战就足以说明西方文化的脆弱性。现在还是三十年河西,什么时候三十年河东,我不敢确切说。这一定会来则是毫无疑问的。21世纪可能就是转折点。”季老看到的端倪包括贫富差距和对地球生态的严重破坏等等。

他还引用了英国著名历史学家汤因比在1985年与日本学者池田大作对话时讲的一段话:“世界统一是避免人类集体自杀之路。在这点上,现在各民族中具有最充分准备的,是两千年来培育了独特思维方法的中华民族。”

季老看到了21世纪的到来,在2009年7月逝世。他看到了美国的中东战火,也看到了2008年西方金融危机。河的流向正如他的预言在改变,只是没想到改变得那么快。现在的西方人在哀叹好日子过得太快了。例如《纽约时报》网站2018年3月28日的署名文章说:“20世纪90年代,记得那个时代么?那10年始于苏联解体,以道指暴涨突破一万点大关告终。在这两者之间,我们在海湾获胜,创建欧盟和世贸,北约扩张,美国预算盈余,北爱尔兰和平,谷歌出现,巴尔干半岛胜利,全世界都渴望‘像乔丹样’,好时光啊!”可是,这样的好日子怎么说没就没了呢?代之而起的是中东乱局、欧洲难民潮与债务危机、英国脱欧、法国黄背心以及美国出现了“不明飞行物”特朗普。这种变化都是在近30年内发生的。

现在西方**界关注的是潮流的改变,以及由此会带来的后果。哈佛大学教授格雷厄姆·艾利森两年前的新著《注定开战:美中能否逃脱修昔底德陷阱?》,就是探讨正走下坡路的美国与快速发展的中国会不会打起来。这个命题西方在30年前是断断没有想到的。他们满怀信心地要把中国“融入世界主流”,说白了,就是要中国在**上听命于西方,在经济上永远乖乖地当西方的赚钱机器。

英国《金融时报》首席外交事务评论员吉迪恩·拉赫曼写了一本名为《东方化》的书。他的核心信息是:西方已经持续几个世纪的国际影响力的上升阶段正在到达终点。世界权力的重心转向亚洲,具体来说就是中国。

新加坡有一位优秀的外交官和学者把世界的新潮流看得明明白白。他叫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是印度裔人,出身贫寒,拿了新加坡政府的奖学金留学美国,担任过新加坡驻联合国大使。他这种多样化的背景使他可以从东西方全局看清世界的变化。他写过不少书,最新的一本题目是《西洋西下》(HAS  THE  WEST LOST  IT?)。他劝导西方:“亚洲人要回来了,21世纪的氛围将完全不同。你们必须做出选择。”

看来,三十年河东真的开始了!

两种前途  择善而行




花开花谢,潮起潮落,世间的一切都不是无缘无故的。资本主义从兴起到衰落,经历了约500年。它产生时是很伟大的,是它用资本代替了上帝和家庭出身,把个人奋斗推到极致。它要人们相信,只要你信奉新教伦理,勤俭苦干,你就一定会发家致富,而你的致富就是给上帝带来荣耀。

德国财长沃尔夫冈·朔伊布在他去年写的新书《未来必须节制:我们从金融危机中学到什么》中说:“利己是一种强大的动力。然而,利己一旦过度便是贪婪,这就十分危险;贪欲会损害乃至摧毁一个合理的制度。”可以说,对于资本主义来说,成也个人主义,败也个人主义。

当今的现实是,美国的自由女神已不再张开双臂欢迎全世界受苦受难的人群了,而到了这块“乐土”的人们已发现,从“洗碗工到百万富翁”的美国梦已经破灭。美国已经形成了一个牢固的“上层阶级”,他们已不愿再听命于耳熟能详的**规则。资本主义圆不了“美国梦”,便失去了大部分人的人心,这就是它从兴旺转向衰落的根本原因,其它原因还包括**议会**的制度性弊病以及**与资本主义的内在不匹配等等。

特朗普是以资本主义拯救者的面目出现的,然而他本人却是一个充分体现资本主义冷酷性的人物。《华盛顿邮报》网站2017年12月27日的署名文章说:“特朗普的世界观同他对自己商业生涯的看法很像——一场残酷的零和游戏,在这个游戏中,弱者应该被损害,只有强者才是真正的赢家。这些是他终身持有的观念……。‘美国优先’是‘特朗普优先’的一个变体。因此,它将美国的国家利益从属于一种唯我论的世界观。这种世界观极不适合处理我们面临的种种复杂挑战。”

汤因比为什么要提出“人类集体自杀”这个命题呢?如果循着“人人个人第一”的路子走下去,必然是走向国与国残杀、人与人互斗的结局。我们怎么能听任世界走向那个悲惨的末日呢?

好在风转了,潮向也转了。西方学者写道:上世纪90年代的西方漫画家把马克思画成在教堂广场坐在三卷本《资本论》上伸手要钱的乞丐。而今天,无数为当代的棘手难题绞尽脑汁的人又回到他的著作里寻找答案。马克思追求的理想是人人解放的真正自由。据西方的**调查,现在向往社会主义的人大大增加了,连在大选中也有人公开声称自己是社会主义者,并获得了惊人的选票。这一点让特朗普很愤怒,他在今年的国情咨文中特别声明:美国不要社会主义!但当一个潮流袭来时,是你说不要就可以不要的吗?

除了汤因比担心的人类自杀外,世界还有一个光明的前途,那就是融合。梁启超早就提出:“拿西洋文明来扩充我的文明,又拿我的文明去补助西洋文明,叫他化合起来成一种新的文明。”季羡林在1990年也说:“我在这里所说的‘取代’(西方文化),并不是‘消灭’,而是继承西方文化之精华,在这个基础上再把人类文化的发展推向一个更高的阶段。”

联合国总部大楼里展示的马赛克画《黄金定律》上有一句英语:“DO  UNTO  OTHERS AS YOU  WOULD  HAVE THEM  DO  UNTO YOU”,很多人以为这是孔子说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其实这是圣经新约《路加福音》第6章里的话:“你们愿意人怎样待你们,你们也要怎样待人”。由此可见,人心向善的理念东西方是相通的,如果把它大大发扬光大起来,“人类命运共同体”就一定会在地球上实现。这是人类当前面临的十分艰巨的历史使命,但必须去完成,别无他路。

几点思考




1.西方**把当前变局的原因归纳为一句话:美国的衰落和中国的崛起。上次变局来时,中国人被动挨打,这次变局来时,我们已经站起来了,我们的基本态度是固本济世。固本是第一位的,只有自己强大了,才能为世界做出贡献。佛祖“舍身饲虎”的大慈大悲是神话,不现实,即使你被老虎吃了,它也不会感谢你。在目前这个历史阶段,世界是个大市场,市场的原则是优胜劣汰,所以必须自强。自强了才有资格谈合作共赢,抵制“丛林法则”。

2.地球只有一个,大家都在一条船上。济世的首要任务是不能让船翻了。上次大变局是资本主义的自私自利席卷全球,两次世界大战差点把船翻了。本次大变局是要让“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深入人心,全世界人民一起来把这条船驶向“天下大同”的彼岸。这很难,路很长,但舍此没有其他出路。人类集体自杀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一直悬在头顶上。

3.资本主义在走下坡路,但还没有走到尽头,路径不明。按马克思的分析,一个新的经济形态诞生,必须在其母体中滋生、发育成熟后才会实现。社会主义的因素目前正在资本主义的母体中生长,有的已比较明显,例如北欧的所谓“**资本主义”或“**社会主义”,但最终是否会成功,也还是个未知数。至于资本主义在一场暴力中“凤凰涅槃”的形势,目前还看不到,但此起彼伏的左与右的极端暴力事件,预示着资本主义社会在不安地动荡之中,值得密切关注。再冒出一个希特勒式的人物的可能性是不能排除的,西方就有**把特朗普比作希特勒。资本主义社会目前还寄希望于“一人一票”的**变革,能否找到出路,只能拭目以待。

4.社会主义在1989年时处于低潮,现在又处在上升阶段。世界上的一切都是对立的统一。500年前逐步形成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为前者说话争权的即资本主义;为后者说话争权的即社会主义。两者此消彼长,难舍难分,就像太极图里不断变化的阴阳鱼,缺一不可。社会主义可以包括社会主义理想、社会主义思潮、社会主义因素、社会主义政策、社会主义制度等等。社会主义理想极富吸引力,谁不想大家平安平等、和谐相处呢?但困难的是:要把这种理想变为一种成熟有效的制度,则很难。最难的是要有效抑制人性中的恶,发扬人性中的善。把物质的东西公有化相对容易,但要把人心中的私变成公则难。这也就是王阳明所说的“破心中贼难”吧。吃大锅饭而砸锅的尝试在历史上屡见不鲜。我们坚定信仰社会主义,但在当前的历史阶段,也要防止极端平均主义的偏颇。社会福利是社会主义题中应有之义,但若人人只要福利、不作贡献,钱从何而来?现在西方福利社会难以为继,应从中吸取教训。充分发挥每个人创造财富的积极性,是一切福利之本。季羡林先生在一篇文章中写道:“中国古话说:‘尽人事而听天命。’首先必须‘尽人事’,否则馅饼决不会自己从天上落到你嘴里来。但又必须‘听天命’,人世间,波诡云谲,因果错综。”

5.推动大变革的原动力不是人的主观愿望。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一书中的观点是:“需要”与“生产”之间的矛盾是推动社会不断发展的原动力。人们的日常生活衣食住行油盐酱醋,看似微不足道、琐碎零乱,却在推动生产的发展,同时调整人与人在生产与分配中的关系。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力在向各个方向推进、挣扎,互相矛盾,但在拉扯抵消后会形成一股合力,这就是历史前进的方向。认真解决好生产与分配中人与人的关系,才能顺应大潮流,立于不败之地。

6.大变局不仅仅是**的变化,更是经济、文化、科技、思潮的变化。其中科技发展的重要性,已为越来越多的人理解,科技发展中的伦理问题,又直接关系到会不会“人类集体自杀”。另外,老百姓每天都在想什么,无形中在推动着历史的车轮。

7.3月15日新西兰白人极端分子枪杀穆斯林的惨案再次提醒世人:以极端对极端是不会有好结果的,世界正处在从矛盾激化转向和谐共存的关键时刻,这不仅仅是主义之争,而且是宗教与其它不同信仰带来的生存空间之争,如何处理好,是人类当前的一大难题。西方“自由、平等、博爱”的理念正受到严酷的挑战。英格兰哲学家大卫·休谟(1711——1776)早就提出一个难题:究竟是“是”与“不是”;还是“应该是”与“应该不是”。美国宪法开宗明义就称“人人生来平等”,真的平等吗?还是“应该平等”?怎样才能平等?现在西方老百姓不信任甚至讨厌知识精英的说教,都与此有关。

8.曾任特朗普首席战略师的史蒂夫·班农说:大规模移民和传统**教价值观的衰落正在削弱西方文明。而特朗普在2017年华沙演讲时说:“我们时代的根本问题是西方是否有生存意志。”他自信“我们的文明将取得胜利。”以上思想的特点是“丛林法则”:我们要战胜你,打败你。还有另一种明智的思想,如英国《金融时报》首席外交事务评论员吉迪恩·拉赫曼写道:“19世纪普及了‘民族国家’的概念,21世纪可能是‘文明型国家’的世纪。”他把中国、印度归为“文明型国家”,俄罗斯则代表着一种“独特的欧亚文明”。东方有自己的世界观,不同于西方所谓“理性—科学”世界观。这种东西方文化的交流、交锋、交融将是长期的过程。作为中国人,只有**远瞩,保持战略定力,承上启下,守先待后,沉着应对,才有可能同世界人民一起争取一个人类共同的光明未来。这也是我们回避不了的历史担当。

- END -

近期热文:



从两位领导人28次握手中发现的

人民海军成立70周年之际的冷思考

谁当总统不头疼:这样的军队怎么带?

吹!吹!吹!这下边民不干了!

海峡中线算什么,这次在台岛东演练!

美国是如何在中亚煽动**情绪的?

这事的背后有没有MG的“鬼”?

  • 华 语 智 库

    更 多 专 家 解 读 和 深 度 分析

    长 按 下 方 二 维 码 关 注 我 们


    专家  |  深度  |  权威  |  原创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空包网 http://www.609kb.com

    上一篇:淘宝空包网:母乳喂养,为什么15分钟是一个黄金节点?长了短了都不好?

    下一篇:京东无界空包:追寻,第一份入党誓词出自谁手?

    相关推荐

    最新文章

    最热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