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世,亚风 拼多多电子快递大降价  


首页 > 最便宜空包 > 空包网加盟:水浒传|一个“坏女人”背后,至少站着三个大魔头

最便宜空包

空包网加盟:水浒传|一个“坏女人”背后,至少站着三个大魔头

更新时间:2019/4/29 / 阅读次数:198

空包网加盟_带你走进下面的故事。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淘历史」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就叫熊太行也行」(ID:taihangxiong),作者|熊太行

《水浒传》的男主角宋江,是个让人爱不起来的人。

论气质,武松一股狠人气,鲁智深一股豪杰气(鲁达真英雄),林冲一股哀怨气,站C位的宋江,一股子窝囊气。

论犯事儿,武松杀陷害自己的张都监全家,鲁达打死了欺男霸女的镇关西,林冲杀死陷害自己的陆谦,只有站C位的宋江,犯的也是杀人罪,杀的却是自己的小妾阎婆惜。

《水浒传》的作者施耐庵老师不知受了什么**,一直都是厌女狂,他笔下的漂亮女性,要么坏,要么惨。

林娘子被官二代逼死;扈三娘嫁给了矮胖臭流氓王英;潘金莲、潘巧云都死在小叔子刀下,“敢绿我家哥哥,吃俺一刀”。

但阎婆惜这个女人,是死在丈夫刀下的。施耐庵各种铺垫,说明宋江的苦衷,遗憾的是,历朝历代,演戏唱曲的人对这姑娘就是恨不起来。

她已经被自己男人害死了,我们还要黑她吗?

给阎婆惜洗地,从此成了一个伟大的事业,其中最了不起的一位,就是明朝剧作家许自昌

许自昌在剧本《六十种曲水浒记》(简称《水浒记》)中,给阎婆惜翻了个案

一个头脑简单,有点任性脾气的小女孩,是怎么一步步被妈妈、情郎和丈夫联手坑了的。

对了,顺便说一句:

阎婆惜不是本名,本名是阎惜姣。哪有小姑娘家起名,叫什么”婆“的呢?

“一公务员杀害花季少女,有关部门正在追查。”

“宋公明哥哥杀死了他家那个负心婆娘。”

打上一个“婆”字,就是要你轻视她、蔑视她,同情宋江,叫她无法翻身。

一个找饭票的母上大人

阎婆惜(《水浒记》中作“阎婆息”)身边第一个坏人,是她妈妈

阎婆子和阎婆惜这对母女,在《水浒记》第三出《邂逅》里第一次登场。

阎婆惜这一年“正是二八好年华”,十六岁,青春期的姑娘,有各种小性子。

阎婆惜很美,对爱情充满了渴望,剧本里满是少女怀春的唱词。

而阎婆子对女儿是这么吩咐的:

“我的儿。我们这样的人家,虽无附乔之萝茑,像你这样的容貌,定有倚玉之蒹葭。你若肯行奸卖俏,何必献笑倚门。”

刚读这段话的时候,我差点以为自己看错了,仔细对了半天。

这哪是亲妈?简直就是老鸨子劝姑娘赶紧接客。

接下来这段,更是短视、卑鄙的话:

“我思量如今桂薪无计,玉粒堪嗟,到不如寻着一个年少儿郞,潘安比貌,邓通比财的。只说生计萧条,要把你来戤几十两银子使用。那时便下他个迷魂阵,起发他些银子。你若得意着他,便与他多往来几时。若是不得意时节,一年半载之间,寻他几个衅头,大家撒开。你的意下何如?”

阎婆明显是在骗女儿,“我给你找个长得帅,还有钱的……”

全郓城县能有几个这样的人呢?

阎婆的重点,还是要用姑娘换几十两银子来用,她根本没给女儿做长期规划。

姑娘有优势,就是美。

姑娘的劣势,就是穷。

如果你真的爱惜女儿,就应该去找合适的媒人,寻那种读书人或者殷实的庄户人家,做填房也好,当妾也罢,进去了生下儿子,位置就稳固了,以后正房如果有个三长两短(古代女性风险高,寿命短),可能就能扶正了。《金瓶梅》里,潘金莲的丫鬟春梅走的就是这条路。

但是如果只想着变现,未免就有点不挑人。挑来挑去,阎婆就找上了又矮又黑又胖的宋江。

如果阎婆对女儿这门亲事认真,就应该多给女儿说说,宋三爷这个人在县里很受人尊重,朋友很多,面子很大,你出去做头发提他打折……

但是阎婆没这个觉悟,女儿和宋江闹了矛盾,她是这么说的:

“我的儿。一家的身衣口食,都要在他身上。我特去寻他来的,你也留些情儿与他纔是。”

仍然是“顾客永远是对的”的思路。

△ 京剧里的阎婆,都是丑婆子来扮

阎婆眼里,别人都是工具:女儿是招徕金主的工具,宋江是掏钱供养自己的工具。

而跟女儿私通的张文远也是工具。张文远虽然没啥钱,但可以娱乐闷闷不乐的女儿。阎婆给这俩人各种打掩护,就是为了维持这种大家都给她当凯子的状态。

请叫我大魔王宋江

宋江和阎婆惜是一种特别诡异的男女关系。

阎婆把女儿推给宋江之前,先卖了个惨:她告诉宋江自己死了丈夫,母女生活难以为继,久闻宋公明仗义疏财,恳求宋江借自己一些银钱。

“宋大爷若有迟疑处”,她宁愿把女儿给宋江“箕帚从容侧室中”。

京东无界空包先是卖惨借钱,然后突然就改了谈婚论嫁了。

这件事完全不对。

宋江是什么人?是中年男人。

古代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有体面的工作,老婆没有存在感,没听说有孩子,他爸也没有催他,你说是不是很奇怪?

身体有问题,或者心理有问题。

当然宋江人缘很好,衙门口的人觉得他尽忠职守,邻居亲戚觉得他孝顺和气,黑道朋友觉得他豪爽讲义气。

阎婆当众要把女儿塞给他,要把宋江绑定成自己母女的长期饭票,完全没有给宋先生说“不行”的机会。

大家都知道宋先生不娶媳妇有原因,所以不给他介绍对象,你当众去给宋先生提亲,他总不好当面说“我不喜欢女人”或者“我身体不成”吧。

宋先生的回应相当无力:“被你这么一搞,反而变成我趁人之危图谋你家闺女了啊!”

阎婆就该听出一个好赖话来,她一个劲儿解释,“亩们不是**的,亩们是自愿的”。

宋江有个同事(在有的版本里还是他的徒弟)张文远在旁边:“公明,他们送一个如夫人与你,这是寻也寻不来的,何故如此推三阻四。”

宋江是玩弄长官在手掌之上、背叛朝廷的人,求他可怜你,可以,你想强迫他给你做事,那可是难了。

所以看阎婆这种抖机灵,宋江最后也是眼一闭心一横。

也罢,你们要舍得死,我就舍得埋!

就把这个亲事应了。花季少女阎婆惜,成了宋押司的妾。

这里面最想骂街的就是阎婆惜。

“说好的貌若潘安呢?”

不过阎婆惜一开始的态度还是积极的:谁让我妈叫我找个男人养着她呢。她把我撂这儿了,我就得认命,好好伺候人家吧。

她很积极地向宋江示好:“奴家种玉不虚,破瓜无负。今夜得侍君子,眞是三生有幸,百岁多缘……但豆蔻含胎可怜,须要款款轻轻,呵护香温玉软。”

十六年来就学了这么点文言文,都用在这里了。

一面捧着宋江,一面还带着点撒娇卖萌。

这个姿态,对一个向来心高气傲的漂亮姑娘来说,相当可以了。

宋三爷挥挥手:时候不早啦,我好累啊,咱们都睡觉吧。

嗯,就是字面意思上的睡觉。

△ 你永远叫不醒一个不想睡你的人

阎婆惜的心一下就凉了“看他月思风情曾不谙,教我寂寞若为妍,珠泪连。”

我们曾提过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会觉得我的领导心思不在工作上?”答案里有几句很有意思:

你的领导是中年人,和你需要在工作上证明自己不一样,中年人的成就感已经不仅仅是工作上的收获了。

中年的快乐来源很多、也很复杂,可能有换一套大房子、老年父母的健康、孩子的学习进步、钓鱼和盘串……

宋江和阎婆惜的问题也差不多。对阎婆惜来说,爱情和接踵而来的生育可能是她的首要目标,但宋江的成就感可能是酒精、社交和梁山上的兄弟们。

这个姑娘识文断字,而且十五六的姑娘正是喜欢浩南哥、山鸡的时候。

宋三爷给她**讲江湖,绝对弄成一个死忠粉,以后帮梁山兄弟打掩护,都是有可能的。

遗憾的是宋江把对阎婆的怒气都发在这妞身上了

“把你圈养起来,偏不睡你,你这别有用心的一对母女!”

△ 摄影 / 李金鹏

撩妹小开张文远

按照《水浒记》里的描写,张文远其实是阎婆惜的初恋。

在阎婆还在给宝贝女儿各种找凯子的时节,张文远习惯性地下班刷街扫美女,就扫到了阎婆惜。

张文远自是情场老手,见到阎婆惜,只过去讨了一杯茶喝,几句言语就把姑娘撩得不要不要的。

△ 第一次见面就要进姑娘家门

老司机张文远偏偏还成功了

情窦初开的阎婆惜,自然招架不住张文远的攻势,但还知道保持分寸,一句“我母亲回来快了,你自去罢”做了挡箭牌。

张文远是个读书人,但没有功名。

我们今天说一个人考试老也考不中,就会举蒲松龄的例子,其实蒲松龄十八岁考童子试(秀才)全府第一名,是优等生。

张文远读了书,最后还到衙门里去做吏,这就是连预考都没过的笨人

年轻小吏没什么未来,也没考虑自己的前程,各种帮闲混饭,了此一生。

阎婆找宋江提亲,张文远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就赶紧撺掇宋江答应这门亲事,憋着以“半个媒人”的身份以后跟宋江走动呢。

直到宋江点头确认,他才发现,他帮着撮合的那个姑娘,就是那天对自己心动的漂亮女孩。

得不到的才是最美好的,张文远终于开始对阎婆惜上心了。

张文远了解宋江在忙什么,就趁着宋江不在的机会,三天两头去找阎婆惜。

一眼就看出来宋江待她很不好,言语的挑逗更加露骨。

这时的阎婆惜,心里还在坚守礼数:“他虽然奚落奴家,奴家只是守他的闺门。罗敷蚤把兎丝绾,难挽断;宿瘤甘把翠钿减,难逗乱。”

但张文远一走,宋江回来,喝得醉气熏熏,只顾呼喊阎婆惜服侍他喝茶睡觉。

这边一个英俊后生眉目频传情,那里一个矮胖黑糙汉待她冷冰冰。

两下对比,阎婆惜实在是忍不了了。

等贼心不死的张文远再度来访,她把自己压抑已久的感情,全都扑在了张三郎的身上。

自此以后,阎婆惜把张文远看成了自己的依靠和未来。

△ 摄影 / 李金鹏

张文远收获了阎婆惜的身体,就跑了,毕竟总绿同事也不好。

但对阎婆惜来说,这就是自己的第一个恋人。

准备敲诈一下宋江看看

宋江好久没去找阎婆惜了。丈母娘阎婆怕宋江跑了,硬把宋江拉回外宅喝酒。

对着女儿还喊了一句:“你心上的三郎在此。”

阎婆惜在楼上的回应是:“母亲,你问他为何这一向不来。与我先打他几个耳光,待我再细细地问他。”

阎婆惜等的是风情张三郎,楼下坐的是黑胖宋三郎。

阎婆惜这句牢骚,说明张文远也好久没来找她了。

啊,男人,你们永远都很忙。

△ 摄影 / 李金鹏

母亲的重压,宋江的冷漠,张文远的玩弄。

三种力量揉在一起砸向小小年纪的阎婆惜,她根本不知道怎么消解。

阎婆惜想的就是:如果张文远有了钱,也许我们就能一起过想要的生活了。

张文远没钱。

宋江有钱。

但是宋江不会让自己的女人改嫁给后辈、徒弟,这又不是相声圈。

宋江上班去了,阎婆惜发现宋江留下的钊文袋(原文这么写的,大概是通假字)里有黄金。

还有一封来自梁山的书信:

“哥哥,来梁山,和我们一起造反吧!”

嗯?有意思。阎婆惜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各位,别看着阎婆惜一步步威胁宋江,就觉得阎婆惜是坏女人。

蜜獾跟狮子都敢单挑,那不是什么勇猛,而是蠢。

真正的坏女人,哪有这样张牙舞爪的?

她惹了宋江这个大魔王。

其实对付阎婆惜的方式有很多,要知道打架不怕矮,体重占优势就行,宋江这种矮胖子,真动手一拳阎婆惜就服气了。

一顿胖揍夺回证据,再一番恐吓“敢去告状就弄死你妈妈!”“衙门是我老宋开的!你没看我们叫宋朝?”“你是我女人,你告我你和我一样是死罪!”

遗憾的是宋江不愿意费这个力气,他直接想的是灭口。

冤有头,债有主

许自昌老师是写剧本的,和施耐庵管杀不管埋的风格不同,他会给观众一个票房更好的交代。

阎婆惜变成女鬼了,《聊斋志异》里好多姑娘做了鬼也是规规矩矩的,跟人结婚还得求活人说媒。

阎婆惜不管那一套,她活着的时候忍得还少吗?

她兴冲冲找到张文远的家门。

这是她第一次来他家,叩打门环,呼唤心爱的三郎,让他通过声音猜自己是谁。

深陷爱情的人,总觉得自己和对方在彼此的世界里都是唯一的。

张文远一连猜了五六个,都不对。阎婆惜有点不开心了

三郎,奴家的声音难道就听不出了?

张文远开门放阎婆惜进来,看清她的脸之后,差点吓死:

“冤有头,债有主。你该寻宋江。怎么倒来寻我哩?”

在张文远的思维惯例里,世上的鬼都是来寻仇的。

没错,自己先撩的阎婆惜,勾搭成了就不上心了。

如今撞见她,自己心里多少也有愧。

可这事儿真的比生死还重要吗?

对不起,在阎婆惜这儿,感情真的更重要: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

此外,阎婆惜怎么敢去纠缠宋江呢?那可是天上派下来的杀星。

阎婆惜,已经不纠结过去了,她想的是未来。

“三郎,你看我的容颜,比往常何如?”

这会儿是男人求生欲最强的时候。

夸就对了!

不管是真是假,张文远还是发挥了嘴甜的优势,与阎婆惜一番追忆往事,又哄得她心花怒放。

张文远以为这样能把阎婆惜哄走去找宋江,没想到阎婆惜直接向张文远提出:“我既舍不得你,你又活不得我。不如我与你结一个鸳鸯冢,完了两人的夙愿罢。”

诶?这可不行啊这个!

可阎婆惜不管:姑奶奶都当了鬼了,这事儿可就由不得你了。

“我也顾不得,只是扯了你同去便是。”

在别处受尽骂名的阎婆惜,在《水浒记》里,终于遂了心愿:

得与三郎双双栖宿,纵做鬼、也幸福。

△ 《惜·姣》剧组供图    摄影 / 闵芝萍


 



熊太行:人际关系洞察家,得到 App十万加专栏《关系攻略》作者,《西游记》深度研究者,《博客天下》杂志前任主编。原创自媒体「就叫熊太行也行」创始人


猫头木有鹰:熊太行的好基友,大学同系师弟。戏剧与表演爱好者。「就叫熊太行也行」常驻作者


     小淘陪聊

我看施耐庵的专业是黑女人,顺便写了本小说……

好文推荐:

所有人都知道牛魔王出轨了,铁扇公主为啥不跟他离婚?

如果洛阳105位帝王在一个群里,他们会聊些啥?

东汉孝子现形记……


给小淘点个赞吧


有趣,有料,有深度

ID:taohistory

淘宝空包

文章转载自公众号

就叫熊太行也行 就叫熊太行也行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空包网 http://www.609kb.com

    上一篇:淘宝空包网:功能强大的3D打印软件Magcis 23,建模、编辑、标签、仿真、支撑等

    下一篇:京东无界空包:属于绿城的《复联4》还没有到来

    相关推荐

    最新文章

    最热文章